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 > 大连农商行多项指标“告急”:净利润0.7亿元,拨备覆盖率仅72% 正文

大连农商行多项指标“告急”:净利润0.7亿元,拨备覆盖率仅72%

来源:人怨天怒网 编辑:伊犁哈萨克自治州 时间:2020-09-20 17:47:38
中小银行分化将继续加剧。

大连农商行的财务指标近日被报出不容乐观。该行公布的《2020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去年大连农商行盈利实现净利润0.66亿元,同比大幅下降37%;而2018年和2017年盈利数据分别为1.05亿元和1.35亿元。

连续下滑的盈利状况使其无法计提充足的贷款损失准备,再加之银行持有一定规模的抵债资产,大连农商行资本受到侵蚀,还面临资本补充压力。2019年大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4.96%,逼近5%;而拨备覆盖率仅为71.93%,远低于监管要求的120%-150%。

“若疫情在今年第1季度能得到有效控制,则对整体银行的盈利状况影响不大。但中小银行分化会继续加剧,经营较好的中小银行依然有韧性,而本身经营脆弱的中小银行则面临更大的挑战。”多位银行业内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净利润再降37%

由于整体信用环境仍未得到明显改善,传统信贷业务发展面临较大压力,同时在监管政策趋严背景下,大连农商行资产面临压降压力,对其净利润的实现造成较大不利影响,经营效率与盈利能力面临挑战。

截至2019年12月末,大连农商行去年实现净利润为0.66亿元,相较于2018年的净利润下降了37%。而2018年大连农商行净盈利为1.05亿元。财务数据还显示,2019年大连农商银行虽然总资产稍有增加,为1076.61亿元,但营业收入呈下降趋势,2019年为17.55亿元,2018年为21.06亿元;净息差也较上一年下滑了24个BP,2019年为1.71%。

“受区域经济及自然环境影响,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及相关涉农行业信用风险上升,受此类客户偿债能力下降影响,大连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明显上升,逾期和关注类贷款规模和占比均较高,信贷资产质量面临下行压力,盈利水平使其无法计提充足的贷款损失准备,拨备已不足,加之其持有一定规模的抵债资产,资本受到侵蚀,面临资本补充压力;另外区域集中风险上升,东北地区经济下行明显,此类因素对金融机构的发展仍需保持关注。”联合资信在《大连农商行2019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称。

受整体环境影响,该区域净利润下滑银行并非仅有大连农商行一家。今年2月中旬,大连银行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大连银行资产规模4104.25亿元,较年初下降81.48亿元,降幅1.95%;净利润8.94亿元,同比下降为33.86%;不良率却超过4%,较年初的2.29%上升1.88个百分点;而拨备覆盖率为104.98%,较年初下降36.06个百分点。

大连农商银行成立于2012年6月29日,是在原大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及辖属8家县级行社的基础上,由符合发起人条件的企业法人、自然人共同发起设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为东北地区第一家以市为单位整体改制组建的农商银行,目前,注册资本为49.5亿元,营业网点336个,从业人员4000余人。2018年,大连农商银行原股东营口港务集团将其持有大连农商银行全部股份转让营口创投基金。

不良率达4.96%

除了净利润下滑之外,大连农商行2019年的不良贷款率虽比年初下降了3.77个百分点,但依然逼近5%,为4.96%。

“制造业贷款客户多为资产负债率较高的企业,经营压力上升使企业偿债能力下降;涉农行业受自然灾害影响较大,由于此类客户无较好的风险缓释措施,风险化解手段不足;批发零售行业多为抗风险能力弱的客户,在区域经济增长承压的背景下,此类客户易发生现金流断裂,虽然部分为抵押类贷款,但受抵质押物处置周期长影响,风险也难以得到及时化解;较弱的盈利能力弱化了其核销规模,同时造成其无法计提充足的贷款损失准备,信用风险敞口加大。”联合资信对大连农商行的报告称。

由于过去大连农商行未充分计提贷款损失准备,近年来拨备覆盖缺口较大,资本面临补充压力。截至2018年末,大连农商银行风险加权资产余额720.41 亿元,风险资产系数69.37%;股东权益/资产总额为7.83%,资本充足率为10.86%,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09%;资本净额扣减合计23.05亿元。此外,大连农商银行抵债资产余额14.35亿元,且部分抵债资产持有期限接近两年。

2019年,大连农商行通过控制预期贷款,化解不良,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2018年有所增加,为9.41%。但拨备覆盖率变化不大,依然远远在监管红线以下,2019年仅为71.93%。

大连农商行称,未来,资产质量依然面临较大压力。主要原因为,客户客户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偿还能力下降,资产质量持续承压;另外,信用风险违约事件频出,地区性大额风险事件频发,对信贷质量造成一定影响。

中小银行或继续分化

新冠疫情此时对银行业规模扩张短期内将形成一定负面影响,拉长到全年来看,需要看疫情后续控制情况。中小银行客户以中小企业为主,此时这两个群体更受关注。

“对中小银行的影响要分三种情况来看,如果疫情在 3、4 月份得到有效控制,对中小银行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1季度上,全年影响不大。而若疫情在今年6月得到控制,中小银行2020年各项经营指标较同期或将出现下滑,但下滑空间总体有限。其中,湖北、安徽和河南等地中小银行一方面直接受疫情影响,同时由于部分区域农商行自身基础较差,短期内新冠疫情加剧了经营压力;而对浙江、广东等地区商业银行而言,得益于当地经济、自身抵御风险能力较好,冲击处在可控范围内。如果疫情持续到下半年或者更长时间,预计2020年将是银行业发展缓慢的一年。但不管哪种情形,相关部门将加大对银行业政策支持,以缓冲疫情带来的冲击。”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我们银行绝大部分投放的是中小微企业和个人经营贷款,个人消费贷款较少涉及。目前,银行全力支持中小企业开工,银行员工全部到岗,银行此前暂时关闭的线下网点全部打开了。”一家浙江地区农商行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上述农商行高管称,过去每年一季度的投放量是全年的70%以上,今年虽然受疫情影响,但是董事会并没有改变上述目标。现在全行将近200个信贷经理,每天每人至少要打10通电话,在安全可控的情况下,尽快把资金放出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热门文章

0.117s , 6261.6562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大连农商行多项指标“告急”:净利润0.7亿元,拨备覆盖率仅72%,人怨天怒网  

sitemap

Top